正北方网 > > 悦读 > 正文

极限运动在小说中意味着什么

作者:朱明伟 责任编辑:何娟 2019-08-13 09:38:16 来源: 北京日报

《唯有大海不悲伤》

邱华栋 著

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

 

小说集《唯有大海不悲伤》,名字像极了一首诗的起句或结句。邱华栋是诗人,熟谙如何装置词语和经营诗意。这几篇近作没有了既往高密度的叙述语言,它们几无枝蔓,镇静从容。令人好奇的是,大海、雪峰这样的自然景观,与潜水、登山这样的极限运动在小说中意味着什么。我以为这组小说的新鲜之处,在于以人物的环境无意识来结构文本,在人与环境对话的极限运动中,赋予内面情感结实的张力。这也使小说有了以实写虚的轻逸。

如乌尔里希·贝克所说,“只有自然被带进了人们的日常意象,带进人们讲的那些故事,它的美丽和苦难才会被看见和重视”。与人类行动有关的自然描写也折射着人类自身的精神与情感。极限运动仿佛人类从第二自然向第一自然的一次折返,也是一种集中呈现的仪式性冲突。邱华栋的文本完全撑得起环境感觉与情感结构的文化研究,但本文志不在此。这组小说不仅是邱华栋个人的一次风格调适,也是一种征用环境想象的文本实验。它们的意义远远高于卡佛小说中的钓鱼、打猎故事,而近于海明威对捕鱼、斗牛和拳击的叙述。

《唯有大海不悲伤》是一个人与自然不断对话,从无限仇怨到相逢谅解的情感故事。小说起自商人胡石磊发生于近海的丧子往事。这次旅行意外及其创伤记忆,完全毁灭了胡石磊的家庭生活。彼时的胡石磊对大海无比怨恨:“大海最会制造悲伤了,对不对。”为了转移创痛,他学会了自由潜水。小说最抓人的部分是胡石磊在太平洋伴游抹香鲸的描写。经过这次潜水,胡石磊与大海开始相互接纳。潜水爱好逐渐轻车熟路,水下风景从此生机勃勃,丧子之痛也勉强浅浅治愈。在一次潜水中,胡石磊和经历相仿的郭娜邂逅,成了一对探险的恋人。“他终于把悲伤交给了大海”,连梦境中都是冰山崩塌的瑰伟奇观。值得注意的是,叙事没有囿于生理性的运动快感,而始终连缀着人物的情感内面。胡石磊遇到抹香鲸母子,难免要想起溺亡的儿子。他与郭娜的创伤也是置身于海马育儿的场景而获得疗愈。环境描写与人物内面互相激发,终于将悲伤沉入大海。

《鹰的眼睛》有登山故事的外壳。职业经理人周翔受惠于商业伙伴、大学师兄陆英勇,成为登山爱好者。小说的诸多人物均可圈可点,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陆英勇。作者首先勾勒出他的运动员形象:身高一米八八,大学期间曾率领划艇队夺得锦标。是运动员气质将同为校友的陆英勇和周翔联系到了一起。小说不吝以大段穿插交待陆英勇的登山履历。在他的办公室里,陈列着有四十年前甚至八十年前的废弃氧气瓶,还有帐篷、绳索等登山器具,以至鹰和乌鸦的标本。登山于他,既是无目的也是功利的。在他的环境想象中,登山除了是他的个人兴趣,也能激励员工和招揽合作者。这为登山这一极限运动赋予了社会学的纵深。

登山,始终与陆英勇的社会角色与个人性格有关。在攀登喀喇昆仑山时,除了陆英勇对探险经历的回忆,也携带着人物城市生活中的隐痛暗疾,毕竟雪峰只是一块孤独的“飞地”。陆英勇告诉周翔,他刚结束令人艳羡的婚姻:“我要通过这次的登山,来验证我承受结婚后生活变化的能力。”对周翔而言,这次登山则是结婚前的一场行为仪式。而奥地利姑娘安娜的登山是一次故地重游:为了到未婚夫遇难的地方看上一眼。小说在登山的动作中不断插叙人物的情感内面,呈现人与自然双向互动的情感经验。在所有登山的艰难中,陆英勇最畏惧孤独与枯燥。也是在孤独的登攀中,妻子对他日渐疏远。离开北极点,他在奥斯陆的宾馆中痛哭,南极点冰原荒凉短暂掩埋家庭生活的难堪琐事。离婚后,他需要一次攀登舒缓心绪。也是在雪峰上的数次对白,让我们无限亲近陆英勇的感情世界。遗憾的是,接下来的情节逸出了登山的行动。在一场远比登山惊心动魄的袭击较量中,陆英勇以自己的牺牲掩护周翔逃生。这当然是一个情节抓人的高潮,却使陆英勇的形象定型于英雄气概而稍显单薄。

这组创作相较于邱华栋的城市题材小说而言卓有新意:它们通过登山、潜水甚至抓鳄鱼等极限运动中的环境感觉,来重饰人性的细部风景。大海与雪峰的地理知识足够迷人,环境感觉中的人性光晕也堪称优美。大海和雪峰已经不再只是背景,而因潜水、登山等行动获得了主体性。胡石磊海底漫游时的内心动作,陆英勇登山途中的亲情牵绊也是人与自然的亲密对话。虽然小说并不是显著的环境话语,但以环境感觉来组织人物内面未尝不是一种高级的探索。只是除了圆熟的情节设计和舒服的叙事语气,小说也未免工整。三浦玲一曾批评卡佛《大教堂》式的“极简主义”排除了有意义的背景语境而流于“自己周边十米以内的故事”,这种解构式的现实主义因执着于技术趣味,而使作品中的世界呈“身体化”却不见“整体性”。邱华栋或许感到了城市、社区等空间对文本世界“整体性”的限制,大海、雪峰等环境的引入应带来更加辉煌的美学力量。

声明:

一、凡注明来源为"正北方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二、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正北方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三、转载声明: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,以便发放稿费。

正北方网联系方式:

电话:0471-6651113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